明日子

小宫刀爱好者,除了长谷部君之外还有一堆单机老婆。

【刀剑all】如泡沫般飘散

*真的

*只是

*壮汉们在吹泡泡

*偏向hsb,理直气壮玩梗ooc

*对不起 @レオハギ 我用吹泡泡梗只能写出这种烂尾小破文

  刚显现的刀剑男士,对于人世间的东西总是很好奇的。

  嗯……这么解释也没问题……吧?

  别看他们是铁打的汉子,对人类的了解可能还不如摇摇车里的婴儿。


  所以……当长谷部出神地盯着路过的小孩子手中那个用来吹肥皂泡的塑料环的时候,审神者一秒就明白了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向政府申请采购一批吹泡泡的玩具。还这些铁打的汉子们一个童年。

  绝对不是因为婶婶自己想玩。


  当天下午,本丸里所有男人都得到了一罐泡泡水,外加一根用来吹泡泡的棒棒。

  下至小短刀,上至枪薙,没有刃不是开开心心地离开的。

  除了一个。

  “不,我并不需要这种东西。请您拿去玩吧。”近侍·婚刀在自己面前虔诚地低下头。

  该说长谷部这家伙是固执还是口是心非呢……明明就是拿别人的东西送回去,却还理直气壮地等着婶婶夸他懂事;别开视线把小罐罐塞回婶婶手里的时候,还不时往这边偷偷看一眼,眼里闪烁着不舍的小星星。

  喂。

  这就过分了啊。

  “长谷部你看啊,别的小刀子都有了,就你没有,这不是让他们以为我欺负你吗?为了我的面子,你就象征性地把它拿走用掉吧。”

  然后近侍大人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猝不及防的假期。


  果然,这些平日里成熟而精于战斗的刀剑,见到小孩子的玩具时却会暴露出他们对人类世界的陌生。

  于是我们一出门,就听到了如下言论。

  “这个颜色,和洗衣时的泡沫比,要风雅很多呢。”

  “嗯。跟大将中暑休克时吐出的白沫也完全不一样。”

   “啊,像鸟儿一样飞走了!”

   “兼桑等等啊那个不能喝的!药研桑麻烦过来一下!”

  如此这般,早春的后山很快变成了新玩具的试验场。

  嗯,下次给他们买拨浪鼓好了。


  “怎么了,博多?”长谷部环视一圈后,视线停留在躲在角落里的老同事身上。金发的小短刀紧紧盯着与空中彩虹泡泡嬉戏的兄弟们,紧张地颤抖。

  “这……这是泡沫(bubble)啊!”

  哦。泡沫还行。


  然后,我看到那串99个连环泡泡了。

  我说物吉你学谁不好,偏要学隔壁蕾欧家的物吉吹99连环啊。后藤脑袋正上方遮天蔽日的彩色泡泡云,似乎一戳就会把肥皂水溅他一身。

  溜了,打扰了。


  不过说到肥皂水……我有点慌,赶紧找到用泡泡水拉黏黏的丝的微笑青江,问他哥去哪了。

  “哦,恒次吗?呵呵呵……”

  男人低沉而有磁性的笑声……在对上长谷部嫌弃的眼神的瞬间停止了。

  “恒次的话,对这种娱乐不感兴趣呢。”他眼角低垂,微微瞥向一旁——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数珠丸正在和左文字一家其乐融融地玩插花——如果忽略掉一脸不高兴的江雪先生——他们的泡泡水排成一排放在门外。

   恐怕又是小夜觉得自己无法融入这种天真的娱乐,选择待在自室,于是哥哥们也都放下手上的事来陪他,这种展开吧。

   不管了,你们开心就好。


  “主,那个,日课……”

  “长谷部你看大家玩得多开心啊,就当我给你们放假了,日课什么的之后再说。”然后我把他的两手拽出来,让他握住塑料环,“你来吹一个。”

  “……是。”他低下头,用长刘海挡住微红的脸。

  一开始当然是青涩的,有时(泡泡碎到眼睛里)还会弄痛,但是他毕竟是长谷部,什么都学得很快。等我们都熟悉了,也就可以从这一过程中得到快感,直至上瘾,不顾衣服溅上湿黏的液体。


  就这样,从那天起一周的时间里,我和的本丸一直沉迷于吹泡泡、拨浪鼓、风筝、秋千之类的各种娱乐。

   啊,赞美童年。

  两行清泪落下。

  在我们吹泡泡的时间内,大阪城活动结束了。

  错过的小判和弟弟,如泡沫般飘散。


【刀男paro】恶 臭 人 性

*只是用刀男做个比喻

*对最近社会上发生的3件憋心事的大杂烩

*无意黑任何一个行当

*占tag抱歉



你是时政的一个普通的咸鱼文员。

某天你的导师,时政的科研人员,私下交给你一个任务——去替他做审神者。

做审神者是个要消耗灵力,还要上战场的累活,但是因为你已经是导师的小奴,已经习惯对他唯命是从,所以你就很自然地,没有其他想法地,去做了审神者。

过了很久,你和你丸的刀男已经成了亲子关系,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


但你终于老了,你要退休了。

审神者退役后可以带最多一位刀男来现世,所以你选了最爱的那把,当作亲儿子一样养的刀,想要和他一起去颐养天年。

但是他却对你说,“原审神者,这些年来您只是将我养大,但那位大人却赐予了我长久的爱情,所以我选择陪伴他,请您理解。” 他告诉你,他要和你的导师结婚了。


你很不解。

他告诉你,你的导师很照顾他,从很久以前就和他约定好,等你任期结束,他就去你的导师那里,和他结婚。

你的导师现在已经退休了,已经没有对你呼来喝去的资本,但是因为你最爱的那把刀已经归属于他,所以你凭心,无法对他做出什么无礼的举动。

导师说,他在你的本丸建立之初去探访了一次,对你刚显现的那把刀一见钟情,而且还是两情相悦,所以觉得很激动,拉着他就到后山去,学着别家审神者的样子和他签订了契约。


与刀男建立长久的婚契,是时政不建议的,但是很多追求爱情自由的审神者都在这样做。所以你的导师的大胆行为,只是因为反叛主流的大胆,就肯定会在舆论上得到支持——如果忽略刀不是他家的。


虽然那把刀当时还不谙世事,但是经过他的爱情长期熏陶,终于修成了正果——你的导师告诉你。


他说,他很感谢你将那把刀养到极化99级,他要带他走了,办一场精彩的婚礼,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而你已经是个中年女人,包括年轻与贞洁在内的的一切,都早已被你的导师夺走。

你去借酒消愁。酒吧的舞女小姐姐说,她们学艺的时候,什么都要听师傅的,端茶倒水都要甘之如饴,这很正常啊?

你去找后辈诉苦。为了谈恋爱才来当审神者的她说,他们那一对是最近流行的bl,忘年异地恋,而且这段漫长的爱情马拉松中还有养成元素诶!你应该祝福他们!并且向你推荐了一堆耽美向的正太养成文。

你想,也许错的只有我吧。 


*其实窝对这种三观不正的事情并不是很反感,真正反感的是把这些当作正确来信仰的人

*亲儿子刀/婚刀请自行代入,本号不负任何责任

想问问

如果自家hsb被掳走,手脚被拘禁,嘴被塞住,腹腔中装上遥控炸药放回来,各位会去接回他吗?还是会把他当做弃子?


想试试。(x

【主要是hsb】审神者变成了……

小 动 物!


*万能的灵力

*只是有点痛的傻吊日常,GE

*主-压切前提的本丸

*Odd Office Changing



  从灵力紊乱中醒来,发现今天也是好天气。

  可是这是错觉吗,有些缺氧……

  试着动了动手脚,身下却传来了塑料袋哗啦哗啦的声响。

  啪——旁边一条粗壮的鱼尾巴湿淋淋地拍在我身上。



  ?

  ?!!



  我——变成了一条鱼。

  准确来说,是成为了为料理而从八百屋买来的活鲫鱼之一。



  扑棱扑棱扑棱扑棱。

  试着用手脚撑起身体侦查周围的情况,却只有背鳍、侧鳍和尾巴在空气中扑棱。

  扑棱扑棱。

  随着驱动身上的肌肉,我越来越觉得呼吸困难了。

  哦对。

  鱼鳃只能呼吸溶解在水里的氧。

  啊~这样啊~



  我完了。



  正在我等死的当儿,听见不远处传来男人的对话。

  “虽然我也很想为主做晚饭——但是考虑到料理的质量,果然还是想交给你啊。”

  “别这么羞涩嘛,长谷部君。为主人单独做的鱼汤,加入你对主人着想的独一无二的心思,主人一定会开心的。”

  啊哈,我知道他俩。就是中分的那个,和眼罩的那个吧。

  “呵……我明白了。既然是主人的小灶,我可不会让给别人来做。”



  当我看到那双踩过乌冬面的灰袜子来迎接我时,心里是很安定的。

  长谷部的话,一定会认出我,然后把我细致地看护起来——

  “……?这条鱼……”

  是我啦!是我啦!

  “似乎比别的鱼要健康一些呢。明明在袋子里放了那么久,还这样精神。”

  噫。

  那不是因为你每天带我去晨跑夜跑吗。

  鱼除了让嘴一开一合,也发不出什么类似哺乳动物的声音作为语言。

  我窒息了。



  想开点嘛婶婶!

  那可是长谷部!破坏家具都不眨眼的长谷部!肯定是,能给我一个痛快的结局的吧!

  我待他将我捧在手心,身体不做大幅度的挣扎,只是把鳍当作手手一样向他展开怀抱。

  “哦,你还真是通人性。放心吧,我会把你做成挑不出缺点的鲫鱼汤的。”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哦。

  汤。

  好吃的。

  那我是不是就得泡个热水澡什么的了?!!

  这家伙的脾性我清楚,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就算是不动行光(未极化)来抱大腿了,他也不会停下手上的工作。

  好吧,长痛不如短痛。

  我就做一条,“光荣地结束在长谷部手上”的鲜鱼吧。


->吔肉点我<-

可能是【压切审】今天也

成功地被压切着。


*小学生笑点

*三观不正

*ooc出新高度


记得他对我说过“只要是主命,不管什么都会完成”。

记得他在战场上是个残忍的刽子手。

记得年轻中二的我看漫画时感叹,“相爱相杀才是爱的最终形态”。


所以。

现在,我,被我的恋人,忠实于我愿望的长谷部,追杀着。


为什么啊!

我又没有像对歌仙那样在他房间里堆一堆人头,又没有像对清光那样用他的眼线笔涂鸦,又没有像对鹤丸那样在他的衣服上画黑条纹……

不,都不是。因为他想向我证明,他是爱我的。

所以在我告诉他,刀只有用锋刃才能表达爱意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鞘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于是,我被这个刚显现不久,除了主命外一无所知的lv19长谷部,提着刀从二楼寝室追到了一楼回廊,最后总算甩开他,躲到了地下的仓库里。

“主,只要是您的愿望,我长谷部一定会为您完成!可是为什么,您为什么要逃呢?没关系的,如果您一时接受不了,我们可以馒馒来……”他在门外不远的地方喊话。


是,我是曾经觉得互相残杀很艺术,很美。但是人类的绳命只有一条,如果在这里终结就再也没机会酱酱酿酿了。

想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引发灵力波动,我扒开背后的一大堆为三池兄弟限锻准备的木炭,把自己埋了进去。

细碎的炭渣飘浮在空气中,让我难以呼吸,于是我想,自己现在做的事是不是就叫做扒灰。

“……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个沉稳清冽的声音传过来,然后一块白布占据了我的视线。

啊,是山姥切啊。

“你,没必要把自己弄脏。”说着,他就开始把我往外挖。

“等等等等!我之前说错话,弄得长谷部兴奋起来了,他正提着刀来找我呢!让我躲一会儿,等他冷静下来就好!”

“谁叫你不给他吃经验的,没特化的刀都容易过度兴奋。”撑起我家本丸的初始刀大人这样说着,手却反方向动作,在我面前垒起了一道木炭墙。

“就算特化了那家伙肯定还是那样——一根筋,认定要去做的事就要做到底,就算中途被撤销了也没用。你说是吧,小俱利?婶婶还是很懂你叔叔的吧?”




“你在对谁说话呢。大俱利伽罗的话,可不在这里。”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无奈,“主人你,还是配副眼镜吧。”

啊……

我真的不是来搞笑的。


“阿——路——基?您要去哪里?如果要到远方,请您将我也一并带上……”催命的来了。他用神父的声线描摹着天使,我却更往木炭里缩了缩。“切国帮躲一下,你阿路基的命要紧。”然后屏息着等那毫不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消失在远方。

把本丸建设成二层大迷宫真是太好了。我又一次这样觉得。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你,又说了什么怪话了。”山姥切似乎已经习惯我说骚话的习惯了。

“我不是我没有啊!只是,切国你不觉得,相爱相杀才是爱情的最终形态吗?”

“你又看什么小说了。……如果要问我,还是和睦相处的好吧。”他背对着我这一堆,蹲坐着把头埋进两膝间。

“江雪曰,和睦。这样?”

“啊啊。我们是刀,自然不懂爱人的方式……不过,那一定是和斩杀仇敌相异的事情吧。”初始刀把他的被单往这边蹭了蹭。

看来我是在错误的时间,教了正确的刀错误的理念啊……

“那家伙,”山姥切拿起一块木炭掰碎,“既然能在你身边陪上这么久,就算没特化也不是傻瓜吧。被你拒绝的话,他一定能认识到,自己在做的事不对。”

脚步越来越近。

“我走了,剩下的摊子你自己收拾吧。”初始刀大人打开仓库门,走了。但这完全不能分散长谷部的注意力,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仓库门口。


“主,您在里面吗?”

“在!”完了,我对这家伙什么都无法隐瞒。干脆横下心,争取感动这孩子,“门没锁,里面没陷阱,我没拿武器。”

他笑了,“您没有必要说明的。就算您把刀解池放在里面,我也不会对您设防。”

然后他带着黄昏的暖光开门进来了,穿着那身我说好看的内番运动服,刀连着鞘拿在右手上。我跪在木炭山里,一遍清理着身上的灰渣一边爬出来。

他的视线落在我身上,然后一步跨过来跪在我面前,帮我把身上的黑色拍干净,本体放在我的手边。

“您没有必要这样的。……是我太入戏了,吓到您,实在是无以补偿……”

咦?

“主说那种话的时候,我实在很害怕,您是否希望着被我们结束生命……所以我想稍微吓一下您,让您改变这种想法。

“对我来说,主的生命远比主命要重要。就算需要违抗您,我也不希望再次失去主人了。

“主,如果您觉得我僭越了,请随意责罚我……只是,请您以后不要做出无视自己健康的选择了,这样的请求……可以吗?”

啊不愧是他,他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想上……




这样想着,耳边传来大俱利伽罗的声音。

“哼。”

什么啊原来不是我看错了啊,小伽罗就在这呢,切国你看,你说那是木炭,是不是在黑人家的肤色?是不是?

“大俱利伽罗。以后主人问话,别沉默太久。”山姥切把我触须上的吸盘从自己的被被上摘下来。“审神者你也是,别做梦了,醒醒。”

“我不管。我去叫国重了。”小伽罗站起来,拍拍小屁股就要走。

“别啊!我……”我用软软的足拍着地面,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无所谓,你又不是人类。而且你们两个,不是每天都这样吗。”那个黑黑的背影消失在了夕阳中。

“快点结束吧,一会要吃晚饭了。”山姥切揉了揉我光滑的头部,拽着小被子离开了。


确实,这是每天都会有的事情。

也许等长谷部特化,不,极化之后,我们的日常仍然不会变吧。

脚步声越来越大。

“主!”他一脸兴奋地,摇着看不见的尾巴进了仓库,“今天躲在这里啊。明明不用逃也可以的,主真是,爱炫耀呢。”他在我面前低下头,给我一个谦卑由不失喜悦的微笑。

“因为要向其他刀也证明我们的爱呀。”我把星形的身体平摊在他面前,找了一个轻松的姿势。

“是,我明白了,那么,请接收我压切长谷部,绝无仅有的爱——!”


今天也是好天气。

长谷部的晚饭中,审神者的刺身是总会有的小调剂。

然后,之前被插入,切开的那个,有着章鱼一样头部的“那个”,正用粗壮的触腕往自己盘子里卷着小鱼干。

啊,又是充实而幸福的一天。


(可能并不是)【压切审】丢车之后

*聊天体

*长谷部文末出场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不会语言cosplay,不知道那是什么

*Ochestra Of Cthulu(OOC


QQ小明:丢车了,郁闷

朝露:怎么了?是什么样的车?

QQ小明:滑板车

大将组最速:(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恕我直言啊,大将

QQ小明:刚买的滑板车,就放在车棚里的!睡了一觉起来就不见了!那么大一个滑板车车!

鲶(不能吃):诶~那就是被偷了吗?早说过在现世要多加小心的嘛|ω・)

骨(不能吃):要去追的话,注意安全。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滑板车的话,倒无所谓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只要大将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QQ小明:???你们对滑板车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我不是,我没有

超厚超保险:.jpg


QQ小明:啊 钱倒不是问题啦 主要是 心累 以后再也不会买车了

QQ小明:啊——生气——我要吃人

前田:请不要这样,主君

要抱抱:大将不要生气了,等周末回到本丸,我们一起吃点心吧?

老虎不是猫!:外面真是危险,还好主人没有一起被抢走……


QQ小明:呜

QQ小明:哇你们是天使

QQ小明:没关系的不用安慰我(

戳我试穿最新小裙子:喵?

大将组最速:大将带头刷屏(


QQ小明:其实这架滑板车是为了跑路买的

QQ小明:你们没有来过现世不清楚,我的学校可有四之丸那么大

QQ小明:然而按照课程安排,我不得不在15分钟里跑半个对角线

QQ小明:我tm跑爆,不对,我根本跑不动

QQ小明:以后就靠自己的脚吧

戳我试穿最新小裙子:但是ェ・^)


朝露:您的心情我很能理解……特别是在跟弟弟们玩的时候

朝露:要是能上马就好了,我时常这样想

QQ小明:果然还是机动不够吗……


QQ小明:想让长谷部给我喂一点机动了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哈哈哈,长谷部吗

大将组最速:这个可以有

鲶(不能吃):如果人类也可以像我们这样喂属性的话就好啦

骨(不能吃):所以刚才才说要吃人……吗

QQ小明: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QQ小明:我是说,想要像长谷部一样,能在公路上靠双腿与机车竞速啊。

QQ小明:所以,想要好多好多,能填满身体的……


QQ小明:想要让长谷部把他炙热的机动,激烈地灌注入我的身体里……

戳我试用最新保健品:?!!

朝露:主殿?!

QQ小明:啊……已经满得要溢出来了……不行,不能再喂了……哈啊!


QQ小明:啊哈哈,其实并没(沮丧

前田:主君,比起这个!

前田:药研哥他们拿着本体去找长谷部了!


……


然后。

被一期莫名其妙批评了一番的长谷部,当天晚上用机动喂♂饱了婶婶。


给 @主压切水土流失 太太的交换粮。太太你家还有粮吗

题为【街拍,齐x之福咖啡厅的新人服务生,熟悉业务中,真是个努力的孩子】

用晚饭前的一个粗糙摸鱼换一个粘土部的更新。

警      告

由/未/看

系/成/了

统/年/的

自/不/后

动/许/果

发/看/自

送/!/负

【刀男段子】不负责任的同居片段

*文系-恶犬

*主-压切确定恋爱关系的本丸
*小学生文笔,Ot Of Crct

歌(歌仙兼定):稍等一下,长谷部,有事找你。
部(压切长谷部):哦,风雅的文系名刀找我有什么事?
歌:刚才主人跟我在通讯机上私聊了一些事,感觉必须要向近侍大人报告清楚才行啊。
部:主吗!说了什么,是不是觉得工作辛苦了,还是在外受伤了?
歌:并不是那样的事。主人现在无论是物理状态还是精神状态都很平静。咳嗯。
主人先是向我提起了名字的来由……你也知道,它总是很在意这点。
部:啊啊,是人头的故事吧。主一提到你就会说的那个。
歌:是啊。因为前主的个性而带来的偏见,我实在是不太喜欢。说真的,之前主人送我的那串人头风铃真是……
部:你这是在变相炫耀吗。把那当成是主对你的理解,心怀感激地挂上啊可恶。……这种事怎么都好,主之后说了什么?
歌:主人犹豫再三,总算跟我沟通了,说是……“要不要把我的头取走”,这样的。
部:!!!主又想要放弃生命了吗?!
歌: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为什么这次选择的不是你,而是我呢?这实在是让我不解。
部:啊啊,被我们刀剑男士所斩,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被我们占有——主一直坚持这点。……不对,比起是你还是我的问题,现在不是更应该开导主吗!
歌:嘛,别急。你想到的,我也都想到了。但是接下来主人没有像以前一样重复,而是说了——“那么,把其他的部位也附赠给你,怎么样?”
部:部位……?人类的身体可不是拼接而成的啊。
歌:我可真是愧对了文系的自称,居然这样都没有发现主人的意思,还在坚持开导主人,叫它保重身体。
部:……这之后,还有别的意思吗?话说,为什么主是对你说的啊。如果是我的话,在那种场合下应该能明白主的心思……
歌:所以我才来告诉你啊。主人最后说,“把我整个带走也行”。
部:……
歌:脸色真差啊。


(之后婶婶好像完全忘了歌仙一样跟长谷部共享二人世界去了)(歌仙把和泉守赶到新选组卧室,在自室等了一宿)(论歌仙在现代再次接近病娇属性的原因)

正文:


给自己的steam账号画了个184px的头像。大概是以长谷部为印象的一只麻雀。麻雀好就好在骨子硬,命硬,这点跟压切很像(不这就是你占tag的理由吗)。


碎碎念:


某个破薙刀没有来。
steam,安装!
刀剑乱舞,卸载!
不不不长谷部宝贝儿我还是最爱你的,我steam账号的游戏都是给你买的(找理由)


大概是个新年+春节贺


时间不对啊婶婶。


总之给初始F5换了新衣(之间画风产生了一点变化),并把近侍hsb拖进私房里了(画面不予显示)。然后很不要脸地占了tag。
之后也会在qq空间po出来。